<address id="jf5v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5vr"><listing id="jf5vr"><meter id="jf5vr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5v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21-01-02 資訊 我要投稿
                     他的鹿養在山上,要想割鹿茸,十分不容易。一個人來到妻子的家鄉養鹿,卻根本賣不上價。有人給他投資,他卻因此差點破產??窗不帐撋娇h的王立果,如何只身一人來到外鄉養鹿,憑借著岳父給的三十萬元創造出千萬財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座大山的茂密竹林中生活著一千多頭鹿,每天下午兩點鐘,只要聽見這個聲音,幾乎所有的鹿都會下山來到固定的地點,吃飼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汽車鳴笛聲,成了指揮鹿群吃食的號角。但現在,有一個人卻靜靜坐在車里,等待著一頭馬鹿的出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人就是王立果,是這座養鹿場的主人,他要營救這頭馬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你看到它的屁股了嗎,因為它長茸的時候不能打驅蟲藥,所以說它的屁股讓山上的一種蜱蟲給咬傷了,咬傷了以后感染,有點發炎了。蜱蟲咬到這頭鹿后尾巴上,那里毛比較少,它叮在那,多了以后它吸血,發炎了,發炎了以后爛了個洞,我這個車來回投料,它習慣了車的聲音,它害怕人不害怕車,所以說我這車做一個隱蔽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用吹管吹射麻醉針,麻醉這頭馬鹿。這頭馬鹿每年能割25斤鹿茸,能賣三萬多元?,F在,它的傷口已經擴大,傷勢很嚴重,如果不馬上處理,它很快就會感染而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蜱蟲,是深山樹林中常見的吸血昆蟲,它叮咬吸血人畜,令人生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這種蜱蟲給你的鹿造成過損失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造成過,去年造成了三十多頭,都是公鹿,就是讓蜱蟲咬感染死亡的。今年這個鹿它野性(大),總不下山,發現的時候就有點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三十多頭鹿,那得損失多少錢?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五十多萬吧 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就因為這蟲子?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春季和夏季是鹿的長茸期,這期間不能使用任何驅蟲藥,所以,每年秋天以前,蜱蟲就成了鹿群的最大威脅。王立果給這頭被蜱蟲叮咬傷口潰爛的馬鹿上了藥,確保傷口不再有感染的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主人公:起來,起來,潑點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鹿在山里生活的越久,野性就越大,也越怕人,有風吹草動,會迅速逃之夭夭。這片深山里的1000多頭鹿,其中有800多頭梅花鹿,200多頭馬鹿,靠著這兩種鹿的鹿茸和鹿產品,2017年,王立果的銷售額達5000多萬元,而他的財富秘密,就與這座大山有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王立果再次進山,他要為今天來到這里的人,尋找到一頭梅花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不驚擾鹿群,王立果都是這樣與員工傳遞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因為只有這種聲音它不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此時,王立果也發現了自己要捕逮的目標,一頭公梅花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鹿很警覺,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四下奔逃,這為王立果今天的行動增加了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山下正圍著一群游客,一邊和這幾頭訓練好的寵物鹿合影,一邊等待著王立果的戰利品。他們是來這里買鹿茸的,想親眼看一看王立果的鹿和新鮮割下的鹿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散養的鹿如果想割茸,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是下午三點鐘,是鹿群下山吃飼料和飲水的時間,在悄悄尾隨了一會兒后,這頭被選中的公鹿所在的鹿群放松了警惕,來到山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正是行動的好時機,給梅花鹿割茸,要先把鹿麻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就這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吹上了,你看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眼看著就要成功,但不巧的是,天突然下起雨來,王立果費了很大勁,終于抓住了這頭公鹿,

                    割鹿茸,首先要綁住繩子用來止血,然后,在盆里裝上酒,快速把鹿茸割下,最后,用草木灰給鹿止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鹿隨時可能醒來,這一切都必須完成得十分迅速。待血完全止住后,王立果給鹿打了一針解藥,醒過來的鹿慢慢回到了山林中,而鹿茸很快被游客們購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路野山(游客):這種場面是第一次見,現場,現鋸的,然后我們就把它買回去了。捏在手里還毛茸茸的,還有油,這個東西就覺得挺好。就覺得特別感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像這樣新鮮割下的梅花鹿茸能賣到一萬元一公斤,一副鹿茸就是兩萬元左右。鹿茸割下后要迅速放進冷庫凍起來以防變質,等凍好后才能拿出來切片泡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泡鹿茸的酒要用高度數的白酒,像這樣的鹿茸酒泡上15天就可以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養殖梅花鹿和馬鹿,最重要的產品就是鹿茸,可以說鹿茸的產出和銷售是否成功,就決定了養鹿的成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孔令舉(鹿產品經銷商):鹿茸在整個鹿產品(市場)當中,是可以占到一半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一半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孔令舉:一半的產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頭鹿每年可以割2次鹿茸,分別在五六月份和七八月份,梅花鹿一年能割6斤鹿茸,能賣五萬元左右;馬鹿能割25斤鹿茸,能賣出三萬元左右。鹿春夏季長茸,秋冬季發情,到了十月份,梅花鹿身上的梅花會慢慢褪色。過了該割鹿茸的季節,鹿茸就會鈣化變成鹿角,失去藥用價值。所以,王立果必須要按時割茸,不能立刻賣掉的鹿茸就放在冷庫里積攢起來,做深加工處理。王立果:這幾天鋸的鹿茸,右手是馬鹿茸,左手是梅花鹿茸,我這里面都是鹿茸。拎不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的鹿茸能賣到這么高的價格,與他的散養的模式有關,在鹿茸市場上,圈養鹿的茸和散養鹿的茸價格差別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孔令舉(鹿產品經銷商):比方說散養的鹿茸,比方說市場價格可能賣到8000元錢一斤, 那么圈養的可能就要它的四分之一的價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四分之一,兩千元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孔令舉:兩千元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市場上一頭公梅花鹿的價格不超過兩萬元錢,盡管鹿茸的效益明顯,但是國內生產的鹿產品不能完全覆蓋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史文清(鹿業協會專家):咱們現在國內的產品,遠遠飽和不了(市場)現在的需求,所以每年的缺口大約在一半左右是需要從國外進口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之所以出現這一現象,最主要的因素,就是鹿茸市場上存在著真假難辨、以次充好的問題。鮮鹿茸在割下之后要立刻冷凍,市場上的鹿茸一般是已經加工過的鹿茸片或鹿茸粉,沒有經驗的顧客很難分辨真偽好壞,造成價格混亂。讓很多養殖戶十分頭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史文清(鹿業協會專家):我們也發現了很多以次充好、以假亂真的這種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這種現象多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史文清(鹿業協會專家):非常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路野山(游客):不太懂,無法定性,也不知道它是真是假,所以就是想,我們認為價格高一點的可能就會是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,就是將鹿散養在山上,帶著客戶來到山間看鹿并當場割鹿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你看到了嗎,鹿它倒下了它都保護它的茸,你看它的茸不會著地的,你要放一桶清水在那,它長茸時候到那照,左照右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,王立果從老家黑龍江省千里迢迢來到妻子的家鄉安徽省鳳陽縣,從零做起,拿著岳父給的30萬元養鹿,到現在,不到五年時間,從一個徹底的外行到依靠梅花鹿和馬鹿賣出了5000萬元的銷售額。從一個舉目無親的外地人成為現在當地的鹿界龍頭,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是黑龍江鶴崗人,2013年以前,王立果是做中俄貿易生意的,但是2013年,受到大環境的影響,再加上經營不善,王立果賠得底兒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做生意,賠了,比較低谷的時候,沒啥事干,女朋友也分手了,什么也沒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欠了不少債,賣了房、賣了車,連當時的女朋友也和他分了手。但就在王立果失敗又失戀、一無所有的時候,他第一次遇見了徐陽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徐陽陽:就是每天隔三差五打電話,每天都打,時間長了就成了一種習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,兩人就結了婚,2014年春節,王立果來到了徐陽陽的家鄉安徽省鳳陽縣,還從老家帶來了幾瓶鹿茸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徐陽陽:他肯定得討好老丈人,他們第一次見面帶了鹿茸,帶了他以前留下的一點家底子,有一個野生人參,以前人家拿一輛車換他都沒換,他直接給我爸泡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踏實肯干,慢慢得到了岳父岳母的認同,而且自己帶來的鹿茸酒也在親戚朋友間十分受歡迎,王立果看見自己的鹿茸酒這么被認可,而且當地又沒有養鹿的,于是萌生了創業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我用就是用鹿茸、鹿筋,我就感覺養鹿這個行業,市場前景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鹿喜歡吃草和玉米,飼養成本并不高,2013年,王立果經過調研發現,鹿的單價不貴,鹿茸的價格卻一直很高,他認為養鹿肯定能賺錢。妻子很快勸說岳父母支持他們,岳父母把自己的積蓄三十萬元拿出來,給了王立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2月25日,王立果買了43頭梅花鹿,其中有十頭是公鹿。他租了親戚家的一塊空地開始養鹿,很多附近的人發現了這里養鹿,當年的4月28日,有個客戶主動上門來買鹿茸,正是這一次買賣,讓王立果對鹿茸第一次有了清晰的概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你看,這么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我剛才摸的時候,它不是我想象當中的,它可能是角,它是有溫度的,看這里,比如它現在是這個顏色的,我捏一下之后,它會變顏色,就是說這個鹿茸,它是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把他的第一副鹿茸賣了兩萬多元,他大喜過望,覺得一切都很順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我那個時候買鹿便宜,你知道那時候我買一頭公鹿,拉到家才6000多元錢,我一副鹿茸賣了兩萬多元,我基本上十頭公鹿錢回來一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很受鼓舞,他又去買了40頭鹿回來,附近的縣市有很多人聽說王立果這里有鹿,紛紛和他訂購鹿茸,年底,王立果靠鹿茸賣出了100多萬元,他給妻子在市里買了一套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是對我老婆一個承諾,我說兩年之內我給你買個房子,別人有的我肯定讓你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2015年4月,一個朋友突然找到王立果,說想給他投資三百萬元,王立果很高興,他正好看中了吉林省的一個鹿場,鹿的品質很好,而且,此時又是買鹿最好的季節,王立果很心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那當然是算的很好,因為這批鹿拿回來以后鹿茸鋸完了,基本上我們的鹿就回本了。三月份到四月份是鹿長茸的期間,這是一個季節性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收購鹿場要花六百多萬元,王立果想辦法自己湊了300萬,來到吉林的鹿場,在簽合同之前,王立果給這位承諾要投資的朋友打了個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當時他說可以啊,你怎么操作你搞吧,他說不超過三百萬的資金絕對是百分之百(沒有問題)。王立果立即簽了合同,當天就帶回來六十多頭鹿。但當他再次打電話給這位朋友時,卻得到了這樣的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反正他就總是讓我等,馬上資金到位,馬上資金到位,等了他得有三個月,當時也差一步整個就倒閉了。我交了那么多錢,我拉回來的鹿價值不等,我剩下的錢就算違約了,別人一頭鹿不會放給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朋友一直往后拖,資金就是無法到位,王立果卻沒時間等了,他面臨著兩個選擇:要么把家里的鹿緊急處理掉,把錢補齊;要么想方設法籌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好不容易賺點錢,剛抬起頭來把事情搞好,第一筆生意談得感覺蠻成功的,后期是個大坑。本身我在這邊,就是說,自己沒有什么親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王立果一籌莫展的時候,有一個令王立果意想不到的人找到他,主動提出要幫助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人叫朱斌,在王立果剛開鹿場的時候,偶爾幫王立果開車,在王立果正在發愁的時候,朱斌找到他說,可以找找朋友幫忙,看能不能幫他借來三百萬元應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其實我也很驚訝,認識了不到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起初,王立果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,他覺得朱斌只是一個給他開車的員工,不可能有這么多錢,然而,結果卻令王立果出乎意料,他真的找來了三百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沒想到一個沒有深度交往的人能幫我,一個那么好的朋友他后期擺了我一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朱斌去找了自己的朋友,朋友親自來鹿場看過后,表示自己愿意幫這個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朱斌的朋友:因為我們見過幾次面,然后我每次來鹿場的時候他不是修路,像旁邊的網,不是修網就是在喂鹿草,或者就忙著做鹿酒,幾乎是不閑著的,然后我當時就和我老婆講,我說你看,這外地老公還是比我們當地老公勤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然后你就愿意把錢借給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朱斌的朋友:對,當時感覺他比較勤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朱斌是王立果鹿場的管理人員,在鹿場,記者見到了朱斌,但他在鏡頭面前總是躲躲藏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朱斌:咱們做事不愿意因為一點小事弄得沸沸揚揚,我不愿意張揚,我講你朱叔也沒有錢,不能幫助你,可是我可以通過朋友,幫你想想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當時他就幫我介紹這個朋友,把錢拿了,當時欠條都沒有,當時那么多錢,他都沒說你給我打個條子吧,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靠著借來的三百萬元,王立果順利收購回了這五百多頭鹿,出于感激,他想給朱斌百分之三的股份,但朱斌一直不肯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只要我的企業存在一天,朱叔他就永遠是我企業的一份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朱斌:不想去因為做點小事情去跟他要點回報,我不是想,你得回報我怎樣怎樣,我不想去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就是幫就是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朱斌:幫就是幫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,王立果的鹿多了,他找了一家有資質的代工廠生產鹿產品,鹿產品之中,加工做得最多的是酒。同時,王立果和當地以及周邊地區的幾家農家樂達成合作,為了把鹿肉賣出去,王立果訓練了幾頭和人親近的寵物鹿送到農家樂,幫助吸引顧客,也把鹿肉賣成了當地農家樂的特色菜。就這樣,憑借著鹿酒和鹿肉,當年他賣出了3000多萬元的銷售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賺了錢,但有一件事卻一直壓在王立果的心頭,事情是這樣的,他在當年的市場調查期間,偶然間在四川省的一家鹿場里,了解到了散養模式。而自己的鹿一直是圈養,兩者養殖出來的鹿茸價格差距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因為有一家他圈了有個二三十畝地,養了幾頭鹿,當時他的鹿茸價格賣得是很可觀,他賣一萬元錢一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你當時賣多少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我當時賣兩千多,三千多,當時我是圈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同樣是鹿茸,散養比圈養高處將近五倍的價格令王立果十分動心,他也一直在尋找適合散養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5月,一個人來找王立果,這個人叫程金權,是安徽省潛山縣人,想養殖梅花鹿,他來找王立果,是想和他學習養鹿的技術,但王立果卻想拒絕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當時我不建議他養,因為他畢竟年齡也五十多歲了,而且技術這方面,他不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程金權一直強調說潛山縣是個很適合養鹿的地方,說得王立果也動了心,他跟著程金權來到潛山縣看過之后,就動了把鹿場搬過來、發展散養模式的念頭。于是,王立果和程金權商量,自己在這里流轉山地建造養殖場,并且聘請程金權來管理,兩人合伙養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程金權:我講我們家(鄉)也適合養鹿,我也想養鹿,他講,到我們家(鄉)來看了以后他講,你就自己不要養了,我們一起干,就這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8月,王立果把鹿場搬到了安徽省潛山縣黃龕村的這片山林里。他把鹿放在山林中,讓鹿自由活動,完全模擬野生環境。鹿平時吃野草,只有在每天下午兩點鐘的時候,王立果會在山下放玉米飼料,作為鹿飲食的補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選擇散養模式,除了能提高鹿茸賣價以外,還能讓前來買鹿茸的客戶增加信任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舉辦過幾次當場割鹿茸的活動以后,王立果這里可以買鮮鹿茸的消息就傳開了,他依靠社交網絡擴大知名度,吸引游客來到他的養鹿場買鹿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:你看(游客)來了,現在互聯網時代,誰都會和鹿拍一張照,然后發社交網絡,這是我們最快的,最直接的宣傳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王立果的鹿場每個月能接待1000多名游客,現場割鹿茸的方式,每個月能賣出鹿茸150斤左右,銷售額六十多萬元,光靠這種方式全年銷售額達到780多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立果養鹿,用三十萬元賺千萬的致富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,王立果憑借著自己的散養模式,把鹿肉和鹿產品賣出了5000多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偷玩隔壁醉酒人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5v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5vr"><listing id="jf5vr"><meter id="jf5vr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5vr"></address>